当前位置:主页>社会关注>万象>正文

南航60岁博导考上南大博士 导师比他小4岁(图)

2016-03-31 14:11:57 来源:扬子晚报网 责任编辑:Spider 点击:

分享到: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导师朱进东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导师朱进东

  原标题:南航60岁博导考进南大当博士 随身带救心丸“玩命”学习

  今年60岁的朱进东教授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但在54岁那年,他却以“考生”身份参加了博士招录,考入南京大学哲学系,如今依然博士在读。昨天,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良师益友——我最喜爱的导师”颁奖典礼上,朱进东再度当选为“最喜爱的导师”,并现场讲起了自己“活到老学到老”的考学故事。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杨甜子

  作为学生的他有AB面

  马哲博士有个攻读西方哲学的梦

  英语成“绊脚石”,他一年苦练6000道题

  昨天,在南航“良师益友——我最喜爱的导师”颁奖典礼现场,朱进东讲起了自己求学的故事。“我学故我在。”朱老师一直身体力行着自己的座右铭,他认为,老师是传道者,同时自己也要不断学习。

  其实朱进东并不缺少一顶“博士帽”。1999年,他就已经是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的博士,2006年,朱进东教授成为南航马克思主义哲学博士生导师。但一直怀有攻读西方哲学博士梦想的他,一直想给自己圆个梦。

  朱进东告诉记者,自己2005年刚到南航工作不久,就有了报考南京大学西方哲学博士的念头。“但2006年突患急性心肌梗塞,连拟报考的导师陈亚军都劝我以身体为重。”2009年,身体好转后,朱进东说服家人,如愿报考了南大西哲博士生。尽管哲学功底深厚,专业课均在90分以上,但英语成了朱进东考博路的绊脚石。“考博时英语考了54分,差一分没过线。”

  导师说可以申请“破格”录取,但朱进东不相信自己过不了关,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他在空余时间苦练了6000多道英语题,终于在2010年考上了南大西哲博士,成为陈亚军教授的弟子。

  朱进东老师是个标准的好学生

  公选课也从不缺勤,随身带救心丸“玩命”学习

  朱进东老师是个标准的好学生。这句话并不是个矛盾句,因为“老师”和“学生”的两种身份在朱进东身上“切换”得自然极了。老师朱进东每周要在南航将军路校区给学生们上10-12节课,而学生朱进东每个星期得到南大鼓楼校区听10节课。即便在功课最繁忙的博一学期,他也从不请假,从不迟到。甚至是被很多学生视为“逃课必选”的公选课,他也从不缺勤。每天奔波往返江宁到市区,朱老师随身必备品是“速效救心丸”。“有时候在去鼓楼的地铁上,有时候在课前上楼梯时,课间休息时,尤其是胸口特别疼的时候含上几粒,最忙的时候也就坚持下来了。”

  朱进东的在读博士张廷赟告诉记者,自己印象中的老师除了吃饭、上课就是坐在桌子前学习工作,没有社交,也不带私课。常常忙到11点半以后,即使在ICU的病床上,第二天要做搭桥手术,病床前也是厚厚一摞书。

  导师比他小4岁还是他的“师兄”

  “约法三章”,在学生面前喊老师,只有两人时喊师兄

  需要纠结身份的不只是朱进东,还有他的导师陈亚军教授。陈教授今年56岁,比花甲之年的朱进东还小了4岁。收下个年龄比自己大的徒弟,这对关系特殊的“师生”到底应该怎样称呼才合适?

  “当初陈老师也踌躇犯难了好久,一方面年龄大4岁,还是博导;但另一方面确实又是自己的学生。”陈亚军对朱进东变换过多种称呼,如“近东兄,近东,老朱”。为了不让导师犯难,朱进东主动和陈亚军“约法三章”:“在学生面前,我一定得叫他陈老师,但只有我们两个人时,我叫他陈师兄,因为他比我早三年在厦门大学读书。”

  “年龄、身份都不是从师学习的障碍,只要是自己的老师,就应该给予最高的尊重。”朱进东说。过年之前,导师陈亚军还给朱进东布置了作业,要求阅读10多本哲学原著。因为一直忙于给学生指导论文,朱进东的“作业进度”一下减缓了许多,“毕竟给学生指导论文才是我的主业。只有5月份学生开题结束才能抽出空来。”目前,他已经看完了其中一本名叫《理性的呼唤》的原版书籍,而且完整的翻译了出来,足足有50多万字,而这也是相关著作中最难啃的一本。

  作为博导的他是啥样?

  称学生为“某君”以示尊重

  做手术时学生争相为他献血

  转换为老师身份的朱进东,早已带着他颇为传奇的考学故事,在南航校园里成为了备受瞩目的焦点。在南航人文学院,朱进东老师尊重学生是出了名的,这一点突出表现在他对学生的称呼上。就像鲁迅先生称呼他的学生刘和珍为“刘和珍君”,朱进东也会给学生名字后面加上“君”,以表示对学生尊重。

  昨天的颁奖典礼现场,完成了自己的座谈环节后,朱进东坐在台下十分专注地欣赏了南航学生们带来的文艺表演。“朱老师被同学们的表演感动了,所以看的分外认真。”朱进东的博士生陈亚丽告诉记者,平时老师和学生们交流,朱进东也会用“您”、“您们”来称呼学生,并没有“高高在上”的尊严感。

  “对待学生最重要的是真诚,平等地与他们交流,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子女。”朱进东的真诚也赢得了学生们的尊敬,学生张廷赟告诉记者,那一年朱老师做手术时,需要输血,有30多名学生闻讯前来,自发排队争相给老师献血。

  除了在学术上“术有专攻”,朱进东在语言上也广泛涉猎,除了英语,他还自学了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语言往往是学习和研究中最大的障碍,学习外语也是为我教学、阅读和翻译国外典籍服务的,”朱进东解释,“国外的书籍能带给我许多不一样的视野和角度,也能让我在教学中带给学生更多的知识和见解。”

  有此一问:

  已经是博导身份了,还能再去南大读博士么?

  能!不论身份地位,只要符合南京大学博士招生简章的基本条件的考生,都能去南大读博士。南大研招办主任陈谦告诉记者,学校在招录博士时,并不会特别关注考生的身份和地位,更加注重的是考生的科研创新能力和潜力。

  而且,博士招录“一考定终身”的模式也在逐渐改变,南大半数以上院系的博士招录,都已经采用了“申请-考核”制博士生选拔方式,对于考生的评价体系日益多元化。

Copyright © 2016-2018 jianfeikx.com 娱乐快讯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