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演艺音乐>音乐>正文

更多未知数创造喊麦时代,细数喊麦+多种可能

2017-05-26 10:46:19 来源:搜狐音乐 责任编辑:Spider 点击:

分享到:

  
  •  
  •  
  •  
  •  

  喊麦的前世今生:始于民间 发扬于互联网

  不管你看到“喊麦”这个词心里是厌恶还是喜欢。你都必须承认,这种文化载体已经深入到你的生活。当你走在大街小巷,无论是理发店还是连锁超市,无论是街边大甩卖还是两元店,都能听到喊麦朗朗上口的节奏。喊麦已经成为近年来一个不容忽视的文化现象。

  不可否认,喊麦是一种俚俗文化。跟所有俚俗文化一样,喊麦也是起源于民间。一般而言,俚俗文化比较专注于情感的宣泄,要直抒胸臆;高雅文化则注重仪式感,对意境要求更高。我们可以从喊麦音乐中明显感受到,大部分喊麦歌词都具有一个非常强烈的现实诉求。这种诉求可能是金钱、可能是美女、也可能是权力。这些也是说唱音乐常见的题材———尽管,两个群体可能很难达成共识,但是准确的来讲,喊麦在经历了最早脱胎于民间曲艺和群体娱乐的大量形式混杂之后,终于依靠网络直播平台,形成相对稳定统一的演唱形式和内容表达风格。又借由互联网的强大资源汇集能力,积极吸收来自说唱、电音等现代流行音乐的养料,正在逐渐形成类似说唱,有具有鲜明地域和时代风格的一种新型大众音乐形式。相比于说唱这种已经成熟的外来音乐形式,两者都具有注重flow,韵脚、音节与音节之间的轻重、咬文爵字的方式等。但喊麦并非说唱的分支,它跟发源于西方的说唱音乐在内在的情感和精神诉求上,或许有很多的共鸣和认同,但从文化源流和现实诉求上,却又有着完全独立和原生的、植根于中国当今社会现实的生存驱动和成长脉络。

  在聊喊麦之前,我们先来说一下本土说唱。实际上,迄今为止,华语说唱依旧还没有形成一定影响力。一个明显的例子:美国的嘻哈歌手可是每年格莱美的常客,说唱歌曲常年盘踞在Billboard前列。但是反观国内,说唱音乐一直以地下形式存在,从未真正出现在大众视野,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化现象和社会力量。关于华语说唱的不景气,也有过许多争论点,例如说汉语发音、国家政策限制(单指文化部对粗俗歌词的整顿)等。但我认为,最为根源是,国内说唱多数仅仅是从形式上copy了西方说唱,根本没有从根源上把握国人的精神和情感诉求。众所周知,说唱音乐最早发源于纽约的布朗斯克贫困区,其作品从诞生以来,大多反映的都是贫困区的帮派斗争、夜店生活、吸毒等。被移植到中国之后,一直就水土不服。而喊麦,则是从根源上契合了当代生活在广大乡镇农村、二三四线城市年轻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渴求。这是一种真正土生土长的音乐模式,门槛低、浅显易懂,现场感强,非常具有煽动性。换个角度讲,直播间的喊麦艺人都类同于江湖艺人,在街头巷尾表演一番,有钱的就捧个场。

  喊麦之所以能在网络直播中形成爆发性成长,互联网跨越时空的资源聚集效应,和移动互联网普及带来的人口红利是最直接的推动力量——当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将天南地北的年轻人随时随地聚集在同一个直播间时,当这些聚集在一起的年轻人竟然可以不受约束地一起喊出自己共同的心声时,喊麦超越以往任何一种官方、高雅艺术形式,成为当代青年的精神符号外化,也就成为一种必然。就以现在喊麦文化最大的网络社区YY直播为例——在YY上现在聚集了国内最多的喊麦粉丝、最大的喊麦主播群体和最多的原创作品——这个社区的诞生和成长的每个步骤都体现着这种必然性的力量:作为国内最早做直播的企业,首创秀场直播模式时,喊麦的最早先声实际就已在YY直播间里出现。再后来,巨大的人气聚集让YY得以扶植缔造了国内第一个喊麦网红主播群体,MC天佑、MC九局是其中的佼佼者。到今天YY一力打造的草根逆袭榜样MC天佑已经身价千万,带着喊麦进央视演电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线明星。

  喊麦+ 的想象空间 这是一盘很大的棋

  以MC天佑的成名喊麦曲《一人我饮酒醉》为代表,我们可以暂时把2016年看作是喊麦走进公众视野的元年。在这之前,虽然也有以MC石头为代表的歌手火爆一时,但终究是不成气候,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在直播兴起之后,以MC天佑、MC九局为代表的喊麦歌手,则真正让喊麦成为了一种现象级的网络文化。

  对于喊麦的的红火,来自传统和专业音乐的态度偏于贬低、敌对,观望则都算是比较好的态度。但更多的大众人群,则是跟着喊麦强劲儿的节奏和通俗易懂的歌词一起娱乐。就其音乐性来讲,目前大多数喊麦歌曲在制作上还是有所欠缺,这也是许多业内人士争论“喊麦算不算音乐”的焦点。这是情有可原的,就像是创业公司,处于起步阶段,制度还不够完善。喊麦音乐也还在出于摸索阶段。经过了多年的野蛮生长,今年我们可以看到,以MC天佑和MC九局为例,这两位代表性的喊麦歌手已经日趋成熟,明显感觉到了在喊麦音乐形式上的成长和用心。以今年母亲节前期MC九局的原创喊麦歌曲《陪妈尬尬舞》为例,这首喊麦歌曲一听前奏,就知道还是原来的味道,但已经不是熟悉的配方。这首歌在喊麦的基础上,加入了时下流行的电子乐,在歌词上,也一改往日喊麦作品热衷的“帝王、天下”等宏大词汇。让我们看到喊麦歌曲质的飞跃。纵观MC天佑和MC九局今年以来的喊麦作品,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喊麦歌词的进步之外,编曲还有意识地吸纳了长笛、古筝以及中国传统打击乐,跟之前一直被诟病简单粗暴的网络demo相比有了很大的改观。

  此外,喊麦也受到综艺节目的青睐。喊麦由于门槛低、简单易学,成为许多环节的包袱。陈赫王祖蓝迪丽热巴在《跑男》录制时,都不禁哼起《一人我饮酒醉》;在《吐槽大会》节目当中,蔡国庆更是受MC天佑的影响,当场把自己的代表作《365个祝福》改成喊麦版。而李玉刚更是反串来了个女声版的《一人我饮酒醉》,足以看出喊麦的影响力,其魔性而又洗脑的旋律,俘获了上至一线明星,下至普通网友。一定程度上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接受了喊麦这一音乐新形式。

  喊麦不仅在综艺界当中收获颇多,在商业营销方面,也大展拳脚。时下最流行的《欢乐狼人杀》游戏,就找来MC九局量身定做主题曲。喊麦+游戏的组合,因为喊麦天生的网络属性,跟网游的结合更是天衣无缝,其受众非常吻合,契合度高。这也是许多商家看重喊麦的一个重要原因。电影《父子雄兵》也找来MC天佑演唱升级版的《一人我饮酒醉》,其传播效果不亚于任何一个一线歌手。电影《指甲刀人魔》也特地邀请MC天佑演唱推广曲,证明了喊麦无限的商业潜力。从以上的例子我们看出,喊麦已经作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力量,大举的进入到综艺、电影、商业等领域。

  在求新立异的今天,你无法预料下一个风口在哪里。作为一个才出现不久的新生事物,你也无法确认喊麦到底能够走多远?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喊麦+拥有的想象空间兴许比你预料得要大。

Copyright © 2016-2018 jianfeikx.com 娱乐快讯 版权所有